新浪苏州 资讯

吴江秀洲联手治水行政“断头河”是这样打通的

摘要: 日前,苏州市《关于全面深化河长制改革的实施方案》正式实施,从市委书记、市长,到村委会主任,四级河长网络将覆盖苏州2万多条河道。 在这些“河长”中,吴江区盛泽镇圣堂村村委会主任沈华有些特别,作为江苏、浙江两省界河斜港的村级“河长”,他还有一名来自对岸的搭档——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新塍镇钱码头村村委会副主任钱丽娟。 沈华与钱丽娟,是吴江和嘉兴市秀洲区省际河道的第一对村级“联合河长”,他们联袂上任,意味着两地相关部门联手治水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那些曾经要经过江浙两省高层甚至国务院协调处理的跨省治水难题,今后有望在区级、镇级甚至村级层面上就能解决。 相关学者认为,苏州市吴江区与嘉兴市秀洲区联手治水具有标志性意义,它打破了行政区划的壁垒,迈出构建“整体性政府”的第一步。

日前,苏州市《关于全面深化河长制改革的实施方案》正式实施,从市委书记、市长,到村委会主任,四级河长网络将覆盖苏州2万多条河道。

在这些“河长”中,吴江区盛泽镇圣堂村村委会主任沈华有些特别,作为江苏、浙江两省界河斜港的村级“河长”,他还有一名来自对岸的搭档——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新塍镇钱码头村村委会副主任钱丽娟。

沈华与钱丽娟,是吴江和嘉兴市秀洲区省际河道的第一对村级“联合河长”,他们联袂上任,意味着两地相关部门联手治水工作进入实质性阶段,那些曾经要经过江浙两省高层甚至国务院协调处理的跨省治水难题,今后有望在区级、镇级甚至村级层面上就能解决。

相关学者认为,苏州市吴江区与嘉兴市秀洲区联手治水具有标志性意义,它打破了行政区划的壁垒,迈出构建“整体性政府”的第一步。

因为污水,两地曾经是“冤家”

因为治水,如今两地变“亲家”

从西往东流过吴江区盛泽镇的麻溪港,从太平桥下横穿苏嘉公路后进入浙江省嘉兴市秀洲区王江泾镇,进而汇入京杭运河。

站在两省交界处的太平桥上,只见麻溪港河水平缓地流动着,两岸的湖荡里停泊着三三两两的渔船,点点白鹭在水面上悠闲地滑翔,一派典型的江南水乡景象。

时光倒溯16年,这条河上发生了一件震惊全国的大事——2001年11月22日凌晨,王江泾一带的村民自筹资金100万元,动用8台推土机、数万只麻袋,自沉28条水泥船,截断麻溪港以拦阻来自盛泽方向的污水,引起了中央领导高度重视。这起事件后来被称为民间“零点行动”。

时隔16年,吴江区水利局水资源办公室副主任吴建斌对“1122事件”仍记忆犹新,他介绍,那时,盛泽镇的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还没得到有效处理,通过水泵直接排进麻溪港,进而流到下游的王江泾,给当地渔民造成了损失,于是对方发起了民间“零点行动”。据悉,除了堵河,嘉兴渔民们还曾把大量的死鱼堆在盛泽镇政府门口。

因为河水,吴江和嘉兴成了“冤家”。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还是因为河水,这对“冤家”如今变成了“亲家”。

今年2月23日,嘉兴市秀洲区“治水办”主任曹志斌与吴江区水利局副局长孙建忠坐到了一起,共同签署了一份两地交界区域水环境保洁联防联治联席工作机制协议,双方约定:一、建立组织机构,两地联合成立交界区域水环境保洁联防联治联席工作小组,下设联防联治办公室,明确两地联系科室、人员和联系电话;二、建立信息互通机制,对交界区域水环境监测信息实行单月通报一次,对涉及跨流域(区域)的重大水环境安全信息,必须在第一时间做到通报;三、制定治水工作计划,两地各相邻镇(街道)做好对接,根据属地管理原则,明确各自水环境保洁责任区域,对交界水环境保洁问题,制定相应的保洁方案,有明确的治理目标和治理时限,确保交界区域水环境保洁的及时性、高效性;四、建立定期巡查制度,两地组织力量,分别负责,建立专项或综合定期联合执法巡查制度,每季度至少一次开展联合执法巡查行动,分别查找问题、拿出治理对策,一方在巡查时发现问题应及时向对方通报;五、建立定期联席会商制度,对巡查的结果、通报事项逐一进行会商研讨,在双方一致同意的基础上,各自负责落实办理,并将办理结果及时反馈给对方,联席会商一般每季度不少于一次。

3月28日,双方在江浙两省的界河澜溪塘上进行了第一次水环境联合巡查;目前,第二次联合巡查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

  区划是“死”的,河水是“活”的“唯有合作,才能共享一河清水”

这对“冤家”是如何变成“亲家”的?过去的16年中发生了什么?

盛泽镇综合执法局环保科负责人张晓昊告诉记者,“1122事件”后两地的关系,经历了“僵持—戒备—喝喝茶—聊聊合作—建立互信”的发展过程。

“‘1122事件’发生后,吴江和盛泽进行了深刻的反思,进而痛下决心治理污水。”张晓昊介绍,盛泽镇把所有印染企业的污水处理设备收归政府,投入巨资成立水处理发展公司,23家印染企业的工业污水全部实现集中处理,进而将30多个喷水织机污水处理站点也并入水处理发展公司;生活污水治理方面,镇区先后建起了2个生活污水处理厂,日处理能力分别达到2万吨和3万吨,目前还有一个日处理能力5000吨的生活污水处理厂正在建设,各村也都添置了生活污水处理设备,全镇的生活污水处理率超过90%。

“盛泽镇政府每年用在治水上的资金高达三四亿元,”张晓昊说,现在从盛泽流入嘉兴的各条河道水质已全部达到4类水标准,部分指标达到3类水标准,这样的水质已经能够满足“下河游泳”的要求了,我们还向嘉兴“方面承诺,到十三五期末,从盛泽流出去的水基本达到3类水标准。”在“治污”的基础上,盛泽还加大“控污”力度,推广工业“中水”回收使用,目前每天回收使用的“中水”2万多吨,到2020年,要实现30%的中水回收使用。

曾参与16年前民间“零点行动”的嘉兴王江泾镇西雁村老书记陆阿弟表示,近几年来,从吴江流过来的河水越来越清,养鱼已经没有问题。

越来越清的河水,让张晓昊有了和嘉兴同行们“喝喝茶聊聊合作”的底气。2012年6月13日,吴江与秀洲区两地环保部门正式启动边界环境联合交叉执法,在省界两侧各两公里范围内,两地的环保部门可以事先不打招呼在对方的行政区划内独立开展调查取证工作,调查结果可以直接作为对方的执法依据;对于在省界附近“打游击”的违法排污单位,双方联合进行查处。

吴江区水利局副局长孙建忠说,吴江和嘉兴两地的水系相互连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行政区划是“死”的,而河水却是“活”的,两地只有密切合作,才能共享优质水环境。

从秀洲到桐乡、南浔、青浦、吴中

跨区域合作治水模式有望推广

“从环保部门的合作到水利部门的合作,两地的联合治水正在一步一步地升级。”嘉兴市秀洲区“治水办”工程规划科负责人李晓阳告诉记者,目前与吴江水利部门合作的重要任务是清除水面漂浮物,“去年,界河上的水葫芦爆发,把河道彻底堵死了。”

李晓阳介绍,两地正在落实边界河道“联合河长”制,合作治水已经向下延伸到了村级,“我们还希望能向上推进,建立苏州市与嘉兴市之间的市级层面治水合作关系。”

吴江区水利局副局长孙建忠表示,将推广与秀洲区的合作治水模式,考虑与浙江省桐乡市、湖州市南浔区、上海市青浦区以及本市吴中区之间建立类似的合作关系。

孙建忠认为,与嘉兴市秀洲区的治水合作,从某种意义上说为吴江打开了一扇大门,嘉兴的一些做法很有借鉴意义。“比如‘五水共治’,嘉兴市把和水相关的各职能部门整合在一起建立‘治水办’,从规划、建设,到监管、协调,‘治水办’履行治水工作中的各种职能,这样就形成治水的‘拳头’,而我们现在还是各个相关部门各做各的工作,没有把‘指头’捏成‘拳头’。”

秀洲区的“智慧河道”系统同样值得借鉴。李晓阳介绍,秀洲区的每个河长的手机里都安装了“智慧河道”APP,河长在规定的时间段里必须要去巡查自己负责的河道,通过这个APP“打卡”,后台会自动记录河长“打卡”的时间和位置,从而有效杜绝部分河长“纸上谈兵”;河长在巡查时发现问题,要在现场以电子图文的形式通过APP提交,后台管理人员将相关问题转交给相应的职能部门,“河长和有关职能部门之间的责任明晰,因为河长不称职而导致的问题,由河长担责;河长提交的问题如果整改不及时、不到位,则由相关部门负责。每个环节都有记录,推诿扯皮几乎不可能。”

公共治理一体化打破区域藩篱

构建“整体性政府”的积极探索

苏州大学公共管理系主任黄建洪教授认为,吴江与嘉兴市秀洲区之间的治水合作,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探索。

黄建洪表示,目前,国内很多地方出现了跨区域、跨流域甚至跨空域的污染,比如雾霾,“污染是流动的,而根据行政区划各自为政的传统治理模式,却是静态的、碎片化的、被动的,部分跨地区的污染长期难以根治,说到底是传统体制导致的行政效能低下。如今吴江与嘉兴市秀洲区合作治水,冲破行政区域壁垒,初步实现了区域公共治理一体化,就像医院的会诊制,能够有效地克服污染顽症。这样合作,能够极大节约行政成本,提高行政效率。”

黄建洪认为,吴江与嘉兴市秀洲区的治水合作,还涉及了“整体性政府”的重大命题,“所谓‘整体性政府’,是指在一定的公共治理领域内,不同地域、不同行业、不同层级之间的政府合作体系。吴江与嘉兴市秀洲区之间的治水合作,地域上跨越两个省,行业上包含环保和水利等部门,层级上涵盖了从村到镇再到区,这样的合作,促进了不同利益主体的团结协作,正是构建‘整体性政府’的积极尝试。”

黄建洪说,希望这样的合作在领域和层级上进一步拓展、深化,并形成制度化保障,最终形成更大范围内的区域公共治理合力。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