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中学三名学生 登顶“天文奥赛”

2017-05-14 10:26:39 苏州日报

0
三名苏州参赛学生均有斩获,获奖率达100%,成为本届“天文奥赛”的一大亮点。三名苏州参赛学生均有斩获,获奖率达100%,成为本届“天文奥赛”的一大亮点。

  在许多人眼里,如今的中学生课业和升学压力巨大,不少学生连正常学习还忙不过来,很难顾及课外兴趣活动。但是,刘君达、董袁可沁和钱嘉懿这三名中学生,尤其前两人正在就读高二,他们在紧张的学习生活中抽出近一周时间远赴新疆参加“天文奥赛”决赛,取得一金两铜的好成绩。不怕影响学习吗?昨天,这三名中学生从新疆领奖回苏,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三名年轻人在采访过程中不停互相打趣,嘴里不时蹦出常人难懂的天文术语。记者发现,他们不像一般人那样把天文当成一门严肃的学问,而认为这是一件非常好玩的事,乐在其中,还把这种“玩”的心态带入课堂学习。也许,这就是他们既能保持优秀成绩,还能把兴趣爱好玩出名堂的秘诀。

  除了天文还有其他兴趣爱好

  “你们的学习这么紧张,怎么还有余力搞天文?”采访一开始,记者想当然地抛出问题。

  男生刘君达是苏州中学的高二学生,2012年至2014年连续三次参加“天文奥赛”决赛,三次都获得一等奖(金牌)。2012年,他入选国家队,参加在孟加拉国举行的亚太地区天文奥林匹克竞赛(APAO),荣获了一等奖。这次参加“天文奥赛”获得金牌,可谓锦上添花。他已经熟悉采访的场面,面对记者提问,显得不急不忙。“从事天文兴趣活动,确实占用了我不少学习时间,幸亏学校大力支持,否则我不会取得这些成绩。”

  如果说稍显老成的刘君达回答问题中规中矩,那么,另两名女生回答时则让记者有被“打脸”的感觉。

  梳着童花头的钱嘉懿是苏州中学伟长实验部的初一学生。她对记者的提问一脸懵圈。“我觉得还好啊!”她告诉记者,每天的作业一般在学校里就能完成,晚上8点半前完成所有预习和复习。除了天文,她还爱好手工制作,经常参加学校的刻橡皮章兴趣班。

  董袁可沁是园区星海实验中学的高二学生。这个一笑就双眼眯缝的少女反问:“你怎么会觉得我学习紧张?”记者回答,听说不少高中生每天学习到深夜十一二点,导致睡眠不足。董袁可沁这才表示,她确实听说一些同学学得很晚,不过,她每晚10点左右肯定要休息。她还说,学习只是她生活的一部分,除了“天文奥赛”,还参加生物、物理、化学、数学的奥赛项目。这次从新疆参加完“天文奥赛”的领奖,回苏前还赶到南京参加“生物奥赛”的领奖。

  小学甚至学龄前开始迷上天文

  在与三名中学生的交流中,记者发现,他们都是在小学低年级甚至学龄前就迷上了天文。

  刘君达3岁就在太湖边和天文研究者一起观测过狮子座流星雨。他说,在很小的时候,有一次跟父母到苏州公园玩,无意中走进公园里的天文观测站,看到了墙上一幅幅壮观的星图,还在观测站的弧形顶楼里接触了比父亲还高大的专业天文望远镜,自此对天文着了迷。2014年8月,在母校苏州市实验小学的支持下,他建起了“绿野村天文观测点”。至今,他已独立成功发现了20多颗小行星。2015年,他被破格允许以中学生身份加入苏州市天文学会,成为该学会最年轻的会员。

  董袁可沁也在差不多年纪迷上天文。她那时刚学会拼音,父母教她在电脑上练习打字和使用搜索引擎。她清楚记得,第一次独立使用搜索引擎时,偶然输入“天文”两字,弹出一个名为“星空天文网”的网站,点进去一看,立即被各种天体的介绍内容吸引。

  对什么时候喜欢上天文,钱嘉懿依然一脸懵圈:“我不知道啊!”她只记得父亲曾买过一个家用天文望远镜。父亲钱钧说,那个天文望远镜是一次展览会上买的,带回家后基本没用过,没有起到引导女儿的作用。但是,在钱嘉懿上小学一二年级时,他为女儿办了一张市图书馆的借书证。一开始,钱嘉懿喜欢童话,经常一次借十本回家读。“我和妻子没有多干涉女儿该读什么书,让她自己按兴趣借书,慢慢发现,她借的书越来越偏向天文方面,才知道她喜欢上天文。”

  迷上天文让课堂成绩更加出色

  采访学生,成绩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记者获悉,这三名中学生尽管在天文上花了不少时间和精力,但学习成绩仍比较优秀。市青少年天文观测站的指导老师说,他们在学习和兴趣活动两方面平衡得比较好,成绩没有受影响,所以,家长和学校都支持他们参加天文兴趣活动。三名学生向记者透露,迷上天文不仅没影响学习,反而对学习起到了促进作用。

  刘君达在小行星领域的研究已颇有建树。2015年和2016年,他关于小行星测光、绕转周期及形状反演的两篇论文,在《小行星公告》杂志(The Minor Planet Bulletin)刊登。

  该杂志在美国发行,是国际小行星研究领域的学术期刊之一,国际刊号ISSN1052-8091,其主编为美国知名学府“麻省理工学院”的著名天文学家。用英语写学术论文对一般大学生、研究生也绝非易事,何况是高中生。刘君达说,迷上天文后,随着研究的深入,经常读一些英文原版的学术文献,读得多了英语水平自然就提高了。

  董袁可沁的数理化成绩在班级、年级均名列前茅,她说以前并不特别喜欢数学,小学时买过一些习题册,几乎一道题没练就束之高阁。初二时,她第一次参加“天文奥赛”决赛。“那次笔试,拿到试卷就蒙了,很多题目涉及复杂的数学运算,我连题目都看不懂。”于是,她回家后开始下功夫,找高年级甚至大学教材自学。数学学好了,她发现生物、化学、物理等其他理科学科都有相通之处。“天文学包含数学、物理等许多知识。要学好天文,必须学好数学。对天文的兴趣,促使我学好了数学及其他理科知识。”她说。

  钱嘉懿也有类似经历。刚上初一的她已在自学高中物理,还在看大学“基础天文学”。父亲钱钧的话,回答了记者对三名学生提出的那个问题“你们的学习这么紧张,怎么还有余力搞天文?”

  他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孩子对感兴趣的事,会自发地投入进去。家长和学校进行适当引导,让他们在玩中学习,学习又让他们玩得更好,从而形成良性循环。这样,孩子玩得高兴,也学得轻松。”

  新闻链接

  “天文奥赛”苏州首次以市级组队

  3名中学生拿回一金两铜

  苏报讯(首席记者 周倜)近日,在新疆伊宁市举行的2017年全国中学生天文奥林匹克竞赛决赛中,苏州首次以市级组队参赛,三名参赛中学生刘君达、董袁可沁、钱嘉懿取得一金两铜的好成绩。

  全国中学生天文奥林匹克竞赛,简称“天文奥赛”,是由中国天文学会普及工作委员会、北京天文馆、北京师范大学天文系、《天文爱好者》杂志社、北京天文学会主办的一项全国级别的中学生天文知识竞赛。赛事从2003年开始举办。

  三名参赛学生中的刘君达、董袁可沁都是高二学生,钱嘉懿是初一学生。他们通过选拔后进入决赛。5月4日至8日,他们与来自全国的120多名中学生展开激烈竞争。经过理论知识和天文望远镜操作两个环节的较量,刘君达、董袁可沁分获高年级组一等奖(金牌)、三等奖(铜牌),钱嘉懿获得低年级组三等奖。其中,刘君达的金牌是江苏省在此次竞赛高年级组中

  收获的唯一金牌。

  苏州市青少年天文观测站副站长、苏州市天文学会理事长孔令军介绍,在以往的“天文奥赛”中,苏州参赛学生以江苏省队成员参赛,或作为苏州与其他地方组成的联队成员参赛,也获得过不少佳绩。此次苏州首次以地级市的身份直接组队参赛,三名参赛学生均有斩获,获奖率达100%,成为本届“天文奥赛”的一大亮点。

  据了解,苏州市青少年天文观测站成立于1982年,经过长期的努力,在全市范围内培养和聚集了大量天文爱好者和志愿者。2000年4月,经市科协和市民政局批准,苏州市天文学会成立,现有300多名个人会员和30多个以学校为主的团体会员。在此次与“天文奥赛”同期举行的科普论坛上,苏州青少年天文观测站受邀作报告,向全国同行介绍了苏州天文科普工作的经验和做法,受到与会专家肯定。

相关阅读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