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苏州籍驻港部队退役战士姚洪:驻港两年改变我一生

摘要: 笔直的腰杆,利落的板寸头,利索的脚步,记者一眼就认定这人就是本期的采访对象——苏州籍驻港部队退役战士姚洪,如今是东山三山岛村委会主任。

记者 邱悦兰

笔直的腰杆,利落的板寸头,利索的脚步,记者一眼就认定这人就是本期的采访对象——苏州籍驻港部队退役战士姚洪,如今是东山三山岛村委会主任。“在你看来,驻港的经历对你有何影响?”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他滔滔不绝起来,认真地说,“那影响太大了,可以说没有那段经历,就没有我现在的生活。”从体格到性格再到生活工作等能力,他道出了军旅生活给他人生带来的巨大变化,“虽然只当了两年兵,但可以说改变了我的一生。”

军人梦终实现

一身迷彩奔南方

由于眼睛有点近视,直到报名的第三年,姚洪才最终实现了自己的军人梦。出生于东山三山岛的他总想出去看看,十多岁起就对当兵有着特别的向往,当听到录取的那一刻,他兴奋地睡不着觉,可他不清楚,未来会有如此多的困难需要他去一一克服。

“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驻港部队,还挺羡慕别人去北方的,有棉衣。”他告诉记者,那是2000年11月底,他穿着一身迷彩服就被送到了驻港部队深圳某训练基地,刚到基地,听说会被送去香港时,他发奋一定要好好训练。

可新兵训练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以前哪站过那么久、跑那么远啊!结果连站四五个小时、跑5公里是家常便饭,现在回想起来,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坚持下来的。”回忆起当年的训练生涯,姚洪直呼“特苦”,“但别人能坚持下来,我怎么会退缩,每次我都要争着跑前面。”就这样,一年后,他被选入仪仗兵提前进入了香港新围军营。

“对香港的第一印象就是干净,一路上都是高楼大厦,和家乡完全不一样。”刚到香港,他对一切都特别新奇,感受着这里的与众不同,但当站在靶场的山上遥望深圳时,他又觉得香港与内地是如此地近,联系是如此地紧密,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情。

展示我军风采

每个战士右胯都打肿了

新围军营与外界只隔了一层铁丝网,官兵的一举一动,外界都看得一清二楚,作为仪仗兵,对外的形象更是一点不能马虎。“宿舍到洗澡的地方只有一条不到50米的走廊,由于不是封闭的,我们必须穿戴整齐进去,洗完再穿戴整齐回来,绝对不会出现衣冠不整的情况。”姚洪告诉记者,不管什么天气,他们必须穿常服、带盖帽、扎领带、穿马靴,“香港的天气特别湿热,经常三十多度的高温,我们全副武装在大水泥地上一站就是四个小时,下来衣服全部湿透,可以拧出汗水,衣服吹干,上面都是白色的盐粒,马靴里直接能倒水出来。”

为了在香港市民面前展现我军的风采,仪仗兵有着更高的要求,要求最高的是刺刀表演。为了体现动作的震撼性和整齐性,表演者每完成一个动作,都要枪托打右胯,每个战士右胯都打肿了。但如今回忆起这些艰苦的军营生活,姚洪充满了感激之情,“能克服这些困难,那将来什么困难过不去。”他说。

同时,在他看来,部队里轮流做教导员、轮流上台组织唱歌活动对他的帮助特别大,我来自农村,从小特别胆小,特“别内向,不敢大声说话,但军营里几次的锻炼,就把我转变了过来。”他笑着说,“记得第一次上台组织唱歌,面对台下百来号人,吓得都不敢开口,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下台的,但后来几次就好多了。”

独自开创美好生活

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退役后,姚洪并不急于回到家乡发展。“军营生活让我更加独立、自信,我想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一番天地,对自己的人生负责。”在姚洪看来,虽然当兵只有短短的两年,但让他具备了很强的坚韧性,面对一切困难都不怕,同时也有好的生活自理能力,趁着年轻,他选择在南方闯荡几年。

三年后,他带着学到的本领回到家乡,开启了新的工作与生活。除了工作生活方面的改变,姚洪觉得两年的驻港经历更改变了他的性格,“我以前脾气特别暴躁,做事急躁,当兵回来,亲戚朋友都说我变好了,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绪,大家更愿意和我相处了。”

由于工作繁忙等原因,退伍后,姚洪难得有机会再回香港,但当与战友们相聚时,他总觉得放佛又回到了那充满激情的岁月。“一晃退伍15年了,香港回归也要20年了,有机会一定要再回香港去看看。”姚洪说,如今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更加紧密,他希望国家越来越好。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