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野泳:暗藏杀机的“勇敢者游戏”

摘要: 高温、高温!今年7月上旬以来,苏城出现连续酷暑天气,平均最高气温高达37℃以上,游泳成为人们消暑度夏必不可少的运动。

本报记者 方方

高温、高温!今年7月上旬以来,苏城出现连续酷暑天气,平均最高气温高达37℃以上,游泳成为人们消暑度夏必不可少的运动。

然而,不少市民出于省钱、图方便等原因,往往选择在野外的河道湖泊里游泳,其中,水域广阔的太湖成为“野泳”重灾区。城区内的金鸡湖、独墅湖以及觅渡桥畔,不时能见到野泳者的身影。

A

一人下水不够,一家人进太湖淴浴

位于太湖度假区光福镇的吕浦湾,由于沿线水域开阔、水势平缓,入夏以来一直备受野泳者青睐。持续高温后,平均每天都有三四十名甚至上百名泳客尽情嬉闹。尽管度假区水上、光福、香山派出所等派出多名警力,沿着太湖水域不断劝阻泳客不要下水,但野泳者依然我行我素。

度假区水上派出所教导员杨明中告诉记者,度假区太湖水域面积广、湖岸线长,因此下湖游泳危险性大,极易引发溺亡事故。从最近野泳者的下水频率来看,高发时间段为每天16时至20时之间,双休日人会更多。太湖容易发生溺水事故的区域,主要集中在香山街道太湖湿地公园大风车处,长沙岛凤凰台处,光福镇冲山村、坎上村湖岸处,金庭镇石公山码头、沉思湾东面。野泳者多为太湖周边居民,尤其是外来务工人员、青少年学生,以及当地渔民及水上作业人员、打捞水草人员。

“野泳者不仅是一人下水,有时甚至是一家人淴浴,一旦出事就是大问题。”杨明中说,入夏以来,每天度假区公安都会派出30多人,深入太湖湿地公园大风车、太湖新天地等溺水事故易发部位,开展重点时段巡逻,向野泳者进行防范宣传。悬挂横幅、张贴安全通告、发放防溺水警方提示、通过微博微信推送,该用的办法都用上了”。“

这样的办法是否有效果呢?水上派出所所长孙伟康给记者展示了这样一个数字:从7月17日开始,水上派出所会同香山、光福派出所,以及交警大队、城管大队,对光福吕浦湾太湖沿线水域进行禁止游泳宣传,对现场野泳者进行劝离与教育。几天下来,在吕浦湾太湖沿线水域野泳者,从开始的二百多人减少至几十人,效果十分明显。

不仅如此,度假区警方还对太湖沿线单位进行安全培训,并逐家签订《单位夏季防溺水责任状》,一旦出事就会层层追责。渔政、城管、海事、派出所齐上阵,发现野泳者就立马“喊停”。

B

平静水面为何会暗藏“杀机”?

“太湖水面看似平静,其实水面下暗流涌动,众多野泳者实在是对自己太自信了。”翻阅110接警记录,无论当地渔民还是野泳者,一起起悲惨的教训让人唏嘘不已。

7月20日下午2时许,22岁的男子邢某因酷暑难耐,在度假区校场路高尔夫工地河边野泳,游着游着就感觉不对,突然溺水,幸好被两名同伴及时救起保住一条命。

7月8日凌晨4时许,光福镇渔民蒋某独自一人驾船去太湖渔港村水域,作业时因身体不适突然落水,家人多方寻找都不见踪影。警方派出多名警力现场打捞,总算将蒋某遗体打捞上岸。

2016年7月14日16时许,年仅17岁的贵州小伙王某趁着天热,独自在东山镇太湖白马庙码头附近“野泳”,结果不幸溺水身亡。

2016年7月24日19时许,许某、施某、李某等人相约到东山镇太湖边“野泳”,乘坐皮划艇至东山镇陆巷村小长湾离岸边300米处下水游泳。其间,施某和李某先后不幸溺水,经救助后施某被成功救起,而李某却不幸身亡。

2016年7月16日,来自苏州、上海、浙江、无锡等地的一百多名网友一起横渡太湖。下水前,所有人甚至还签下一份“生死状”,听天由命。所幸的是,上百名野泳者没游多远就被警方及时制止,没有人员发生意外。

在一些野泳者看来,人少的地方,才有游泳的乐趣,丝毫不觉危险就在身边。以前每年夏天,太湖水域因为野泳的溺水事故很多,2010年和2011年,溺水死亡事故都超过了10起。

综合过去溺水事故原因,水上派出所民警介绍说,过去,从太湖岸边往太湖里走100米,可能水只到胸口,现在,往里走的过程中,时不时可能遇到过去施工留下的“坑”,还有可能出现小漩涡;危险之二是水草和渔网,一些人可能会意识到水草的危险,但是,太湖里还可能存在透明的渔网,水草缠着脚还有解脱的可能,如果被渔网缠住了,凶多吉少。

除了施工留下的坑、漩涡、水草和渔网,曾经参与救援的民警、辅警告诉记者,太湖水温也是“杀手”,低温常常导致游泳的人腿部抽筋,动作变形,从而发生危险。

C

未成年人溺水事故超过四成

苏州水警通过对历年溺水事件的分析得出,未成年人溺水死亡人数占比超过40%。游泳溺水警情主要集中在6、7、8三个月,尤以7月份最为突出。究竟什么原因,让野泳者频频尝试这种危险的“勇敢者游戏”呢?

苏州水警分析认为,开放式水域防范管理难度大是首要因素。苏州水网密布,随着环城河、太湖湿地公园附近以及园区金鸡湖、独墅湖沿湖观光带开发日趋成熟,木栈道、景观灯等休闲观光设施不断完善,越来越多的人前往纳凉,有的则不听劝告擅自下水游泳。由于水域面广,除了在一些部位设立禁止游泳标志外,公安巡逻防范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即便遇上违禁游泳者,也只能进行劝导而无法强行制止。

外来务工人员对子女缺乏监管。在溺水人员中,学生甚至学龄前儿童占较大比例,其家长多为外来务工人员,因忙于工作,疏于对子女的监护和教育,从而导致悲剧发生。

夏季天气炎热,许多外来务工人员宿舍或暂住地设施简陋,没有防暑降温设施,沿湖附近乡镇的工厂外来人员,

建筑工地工人常常选择就近水域游泳洗澡降暑,从而发生

意外。

由于苏州范围内水域众多,受岸形、航道、水流的影响,不少水域存在着回流、旋涡的情况,一般人不熟悉,部分水域岸形较陡,距岸边短短一两米,水深就可能一下深至四至五米,且由于水温相差较大,在游泳时极易造成抽筋等情况的发生。

目前,全国范围内并没有专门针对“野泳”的法律法规,或者相应的规范及处罚,管理部门重叠,缺少法律依据等现象严重。水上派出所教导员杨明中说,尽管我们已经在湖“边及水面竖起了多块警示标志,不仅是在太湖,在吴中区、太湖度假区主要河道都设立了警示标志。我们看到野泳者会进行规劝,但是仍无法在每个河道一直看着野泳者,意外还是时有发生。”

D

拒绝野泳珍爱生命

不仅仅在太湖水域。据了解,仅今年以来,园区水上派出所就接报金鸡湖、独墅湖涉水救援打捞警情159起,其中意外落水23起,水边作业落水2起,垂钓围网捕鱼落水22起,水上运动落水救援20起,野泳的情况有60余起。其中数量最多的为野泳救援打捞警情,超过总数的1/3。

针对夏季的水上安全问题,园区公安分局已经积极采取了应对措施。水上派出所制作了防溺水的小贴士,分发给辖区的各单位,又通过微博、微信平台,向社会推送防范宣传提示和溺水救援的小知识。同时,在金鸡湖、独墅湖沿线由景区办架设警示牌,悬挂救生设备,并在重点时段加强巡逻及非重点时段的不定时巡逻。

今年入夏之前,水上派出所还与专业的社会化救援组织——苏州蓝天救援队达成共建协议,共同做好辖区大型活动水域及周边安保、河道打捞搜救。目前救援队的部分水上救援设备就存放在水上派出所的仓库内,救援队的日常训练就在独墅湖和金鸡湖,这样一旦发生问题,救援力量可以最快时间做好准备。

野泳究竟有多凶险?参与多次水上救援的苏州蓝天救援队队长张海峰告诉记者,人在溺水之后,4—6分钟内是黄金救援时间。超过4分钟就可能对大脑造成损伤,6分钟之后就非常危险了。在他们进行水上救援的行动中,90%以上为打捞落水者遗体,非常遗憾。

现阶段,吴中区东山派出所联合地方党委政府组建了联合夜巡队,一方面提高路面见警率,加强治安防范,另一方面就是针对“野泳”现象及时发现、制止和劝阻。同时利用水面巡逻艇,召集救援志愿者,及时对险情和危情开展帮助,尽可能地减少惨剧、悲剧的发生。

针对太湖野泳者溺水安全隐患,度假区水上派出所组织民警、辅警展开不间断巡逻,劝阻野泳者不要擅自下水。“在船上、岸边巡逻,随身带着绳、救生杆、救生圈等救援物品,一旦发现野泳者有溺水危险,可立即实施救援。”巡逻民警说,溺水救援时间非常有限,通常只有三四分钟的营救时间,一旦有人溺水,即使报警,赶过去也有可能来不及了。为此,他们以防范野泳为主,在一些危险区域、野泳频发地点竖立警示牌,将巡查中发现的野泳者劝上岸。

记者了解到,自度假区水上派出所2012年8月31日正式揭牌以来,辖区水域没有发生一起溺亡事故。“有那么多安全警示和提醒,如果大家稍微注意点,不抱有侥幸心理去野泳,也不会发生一起起的悲剧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