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网约车”持证上岗合法化一周年

去年的7月28日,交通运输部、工信部等7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此后包括苏州在内的全国各地纷纷跟进,公布新政实施细则,让游走在灰色地带的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网约车”有了合法身份。

这1年多的时间里,不仅苏州网约车完成了“从0到1”的蜕变,网约车自身的格局也不断在调整,只是当初大众关心的“打车难”、“打车贵”等问题,真的有解决吗?

A

虽不再随叫随到

适量补贴依旧抓牢人心

聊到网约车,最初的记忆是滴滴、优步、神州的疯狂打折券。“首单免费”、“最低2折”、“充一百返一百”、“免费抽取抵用券”,几乎招招得人心,招招是必杀。

然而仅1年左右的时间,这场平台大乱斗就偃旗息鼓,从三足鼎立的格局演变为双雄割据(滴滴、优步合并),补贴力度也逐步放缓,不少网约车司机遂出现抱怨:照这样下去,油费都挣不回来。

反观乘客这端,对于网约车的态度同样耐人寻味。

截至8月1日21:30,新浪网上一项调查问卷结果显示,“超八成的用户认为网约车变得更难打了,价格也比以前贵很多”。

晚上10点,朱先生在园区师惠坊与朋友聚餐结束后,拿起手机叫了一辆网约车。结果在多次取消订单后,联系到了一位1公里之外的司机,预计5分钟可到达目的地。

“平台派车越来越远了,”朱先生抱怨道,“现在每次打车都要取消好几单,明明系统显示的地图附近就有车,为啥就给我派单到‘千里之外’去呢?”

口头上这么说,其实他当天并不着急。因为就在门前的大马路上,不断有打着“空车”顶灯的出租车缓缓通过,有的司机会轻按下喇叭,后失望离开。

“为什么不打出租车?”记者问。

“我手机都叫到车了,不好退单的,否则会扣钱。”

“现在坐网约车还便宜吗?”

“一般般,但还是比出租车便宜些。”朱先生略显冷静,他向记者分析,首先网约车没有燃油附加费一说,这在基础价上就略胜一筹,其次平台会不定期发放抵用券、折扣券,类似的福利不多可依然吸引他们,“能省一块钱是一块钱。”

不过,出门打车先拿手机似乎也成为朱先生等上班一族的习惯动作。对方告诉记者,自己在等候网约车时,经常会遇到一辆辆“空车”疾驰而过,可自己扬招打车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有些习惯培养起来后,有点难改啊。”

B

合法网约车即将破万

生意却越来越难做?

从苏州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综合业务办理平台上的行政许可公示(截至2017年07月31日)中记者看到:苏州大市范围已经初审通过,拿到网约车运输证许可的车子数量为9082辆,较今年5月初的3000辆翻了两倍,预受理的车辆数则多达1.2万辆。人员从业许可方面,通过审核的为11778人次。

记者本人也是一名网约车的用户。因为职业的关系,坐车时经常会询问司机一些问题。

王师傅是新苏州人,开的是一辆白色的长安逸动,在滴滴平台从事网约车,乘客评价4.9星,总体服务令大部分满意。除了“上车问候”、“下车提醒5星评价”的基本模式外,他本人不善言辞,不爱八卦,也极少抱怨路况,车内环境很整洁。

“我去年开始经营的,这么长时间下来,知道大部分乘客喜欢安静,一般车内会放比较柔和的音乐,”王师傅说,“如果你想找我聊天,我乐意做一名倾听者,分享你的故事。”

问起行业的变化,他叹了口气:未来有点迷茫。

在刚入行业那会儿,平台予以司机的补贴是王师傅源源不断的动力,他甚至幻想过只靠开车月入2、3万元,哪怕一个月不休息也成。可幻想的泡沫很快没了,没等他实现,平台就从“送钱”改成了“收钱”,巨大落差导致身边朋友纷纷离开。

照理说,竞争少了,生意应该越来越容易才对?王师傅却摇了摇头,“平台的补贴是双向的,乘客觉得打网约车划不来自然不回来,如今派远单的情况增多,空跑里程增多,成本自然上去了。”

值得一提的是,王师傅口中“同行减少”所带来的影响或许比我们预想的要严重一些。记者从滴滴出行获得的数据显示,在今年的几个主要节假日,苏州的“打车难”现象又变得明显起来。

据了解,滴滴通过打车应答时间来衡量打车效率发现,在5月1日当天,苏州的应答率仅为75.2%,较2016年同期下降11.1个百分点;清明、端午等节假日,打车应答率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

此外,最近的高温天让打车难现象愈发明显,以苏州近日较高气温的几天为例,打车的平均应答率为92.1%,比去年同期下降4个百分点。

“对用户而言,影响出行满意度的一大关键指标是打车效率,”滴滴出行相关负责人解释说。另据其他数据显示:今年6月,北上广深四大一线城市早晚高峰打车难度同比分别增长12.4%、17.7%、13.2%、22.5%。甚至有网友吐槽称早高峰至少得提前20分钟打车,否则得迟到。

C

出租车拼的是服务与人性化 “老客户的生意一直很稳定”

聊到网约车,就不得不再说说出租车。

毛重九是交运出租的一名女司机,同时她也是“彩虹车队”的成员。作为一名“70后”,她对网约车的态度却一直很平淡,“市场有需求,它们自然就出来了,我能做的是通过努力守住自己的一片天地,做好服务才能留住客人。”

2012年,苏州开始力推“电调出租车”,毛重九在数百人中脱颖而出,成为屈指可数“电调车驾驶员”。

由于电调车的定位即为“告别扬招打车”,她的生意主要来自手机预约和网络预约,也因此结识了一批老乘客。

“网约车出来后,我的直观感受是生意难做了,”毛重九说,“最早的时候我每天的营业额可以最高达到2万元左右,现在全凭运气,单子多的话一天也能接近2万元,最差的时候可能只有500元。”

不过,如果开网约车,老客户很少。而她在电调车岗位上工作了5年,凭借优质的服务态度,赢得了不少乘客的认同。采访中,她就接到了一单老生意,对方是一名孕妇,目的地依然为市立医院东区。

“很高兴为您服务!”毛重九下车,主动给孕妇开门并扶着对方上车——这一举动记者在搭乘的无数网约车中均未遇到。

上车后,毛重九与孕妇聊起了家常,给旁观者一种自家人的情感,“我希望每位乘客都可以把我当成是自家人,让他们体会到安全感和温馨感。”无论是生意淡季还是旺季,她认为都要以认真的态度去服务乘客,不能因为今天赚得少,就把脾气发泄在客人身上,不停去宣泄自己的负能量。

当大家开始认可毛重九后,会直接打电话给她预约乘车,她也从未迟到过,能应答的都会应答,实在有难处,会联系其他服务质量一流的同事前去帮忙。久而久之,连那些曾经坐过她开的电调车的外省、外国游客,只要来苏州都会单独预约她的车来接送。

此外,作为彩虹天使的一员,她每周都会参加各类公益活动。活动期间,毛重九会和帮扶对象成为朋友,例如以前连续9个月免费接送的90多岁老奶奶,在结束帮扶后,继续帮助老奶奶的女婿。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现在黑色外观的出租车不再称为“电调车”,改为“舒适型出租车”。毛重九说,这种舒适,应该是打心里觉得舒坦。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