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只晓得卖花阿婆?苏州街头还有不少“白兰花阿爹”

摘要: “栀子花,白兰花……”,每当气温回暖入夏,这样的吆喝声就遍布街头巷尾。

“栀子花,白兰花……”,每当气温回暖入夏,这样的吆喝声就遍布街头巷尾。可在小8记忆中,大部分卖白兰花的都是阿姨或是阿婆,就连“白兰花阿婆”也成为苏州特有的固定称呼,却极少看见男性卖花人。真的没有吗?谁说阿爹不能卖花,小8就见到不少。

这位卖花老阿爹

是新苏州人

根据读者提供的线索,南门汽车站周边就有一位卖白兰花的老阿爹。近日,小8特意来到了那里,但穿行在车流之间卖白兰花的都是女性,并没有看到那位阿爹。失望之际,其中一位阿婆告诉小8,离南门汽车站不远的杨枝塘路上就有一位。

按照指点,小8果然在杨枝塘路的公交汽车站前看到了正在卖花的老阿爹。一问得知,这位阿爹姓朱,今年62岁了,本是江苏兴化人,去年才带着一家老小搬来苏州。朱阿爹戴着一顶遮阳帽,挎着一个小篮子,衣衫有些破旧,肤色黝黑。路上车来车往,当信号灯转为红灯,车辆排起长队,就是他“出动”的时候了。只见他颠着小碎步跑到车窗前,敲敲车窗玻璃,再对车里的人摇摇手里的白兰花,询问是否要购买白兰花。

敲7扇车窗只有1个人会买

“我就住这附近,早上7点半就出来了,一直卖到晚上6点多才回家。”朱阿爹说,他的花也是从一个“花老板”那里拿的,每天拿200朵左右,每天卖完了晚上再回家一朵一朵用钢丝串起来,每晚都至少要串3个小时。

毕竟卖花时间长了,朱阿爹找车主卖花时也有自己的经验,“苏州牌照的人是买的最多的,外地牌照买的人少;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喜欢买,小年轻不太理人;一朵一朵买的散客比较多,‘大客户’少,最多的也就一次买了10块钱的。”朱阿爹思考了一下,得出结论:平均敲7扇车窗,大概只有1个人会买。

每天就挣50多元觉得自己在“讨饭”

当然,朱阿爹并不是苏州卖花人中的唯一男性。经过多年的跟踪采访,小8了解到卖花人多数为虎丘长青乡人,曾经是“职业”花农的他们,家里曾普遍种植茉莉花、白兰花、玳玳花,在乡里都拆迁后才陆陆续续走上街头。现在,有不少“花老板”周旋其中,每天定时给阿婆阿爹们送花。

采访“花老板”时,小8就曾碰到过一位陈阿爹(化名)。“你们不要采访我,卖花到处被人赶,像讨饭一样。”陈阿爹接过小8递过去的烟,开始讲他的“血泪史”,“卖花不挣钱的啊,像我每天拿100朵花,挣50多块钱,一个月也就1500元左右。5月开始卖,卖到10月就结束……”

交警担忧他们安全

看到仍会赶走

和阿婆们相比,卖白兰花的阿爹们似乎更讲面子,也更会算账。同样,朱阿爹也表示,“每天也就挣个五六十块钱,一直站着就吃早晚两顿饭,中午饭也没得吃,太累了。”前段时间苏州高温高热,朱阿爹也坚持卖花一直在外面暴晒,“还会有人骂我们,一些难听的话都说出口,但骂就骂了能怎么办呢?明年我就不卖了,不对,今年孙子开学了我就不卖了。”

虽说他们有苦,但车主和交警也有担忧。采访之余,该处交警就向小8坦言,在车行道上行走本来就是妨碍交通,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也十分危险,“他们累是累,但我们赶也必须要赶。”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