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常熟尿毒症小伙退还“轻松筹”

摘要: 尿毒症八年,多项并发症,唯一的生路就是肾移植。然而,移植需要巨大的费用,这让贫困的家庭陷入困境。

尿毒症八年,多项并发症,唯一的生路就是肾移植。然而,移植需要巨大的费用,这让贫困的家庭陷入困境。求生的本能,让患重疾的小伙发起了“轻松筹”,不过一周之后,小伙却退还了善款,这究竟怎么回事呢?

初入社会患上重疾

郑利锋是常熟梅李镇赵市村人,今年刚刚30岁。除了左手臂上反复扎针做血透的伤疤,你很难将这个年轻人与重症尿毒症患者联系起来——事实上,他已经是一名患病八年的“老病号”了。

“刚刚得病的时候,非常痛苦绝望,我刚刚毕业,刚踏入社会,想有一番作为的时候,医生的诊断,像是一份‘死缓’的判决书。”昨日,在郑利锋家,刚刚做完最新一次血透的他告诉记者。

2009年,本以为普通感冒的郑利锋来到当地乡镇卫生院挂水,然而挂着盐水的郑利锋不仅没有感觉好转,反而满头大汗、呼吸困难。卫生院大夫随即诊断:小伙子,这个不像是药物反应,你赶紧去一次市区大医院吧!

郑利锋随后来到常熟新区医院做相关检查,当时肌酐“指标超过700,医生直接判断‘尿毒症’,而且已经有心衰了,让我马上做血透。”郑利锋当场就蒙了。尽管一时难以接受,但是面对凶险的病情,郑利锋只能听从医嘱,马上做了血液透析。“那时候我只有22岁啊,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什么都没有了。”时隔八年,郑利锋依旧感慨万千。

双亲残疾家庭贫困

郑利锋的家在一个大型拆迁安置小区。郑利锋的家是沿着小区道路的农村小别墅,清爽开阔,郑利锋说:老房子“就是我得病那年拆迁的,随后就搬到这里了,当时父母都盼着我的工作、婚事……”

郑家的农村小别墅被出租了一间,以补贴家用。郑利锋告诉记者,父母年岁渐长,母亲有听力障碍,只能在家做一些针线活;而父亲大腿骨也动过手术,现在在私企务工,收入仅有一两千元。他说:我不能工作,有低保边缘补贴,“每个月六七百。”

所幸大病医保的政策,让这个困难的家有了生存的希望。在郑利锋家里,记者看到了大量瓶瓶罐罐的药片,为了维持生命,郑利锋每天需要服用降压药、保心丸、疏血通、护心率、抗骨质疏松等多种药片;同时,每周三次的血液透析,也不能拖延。郑利锋拿出厚厚的一整沓医院发票,平均每张都有六七百元,他说:差不多三天一张,辛亏政策好,大病“医保,我自费六七十元,家里这些收入应该能应付了。”

发起轻松筹却退还了

不过,血液透析并不是长久之计,尤其是郑利锋今年才刚刚满三十岁——而他已经出现了心脏扩大的并发症。

今年,他因为心脏不适又住进了医院,最终心超检查发现“左房左室增大”,这意味着长期的肾病导致郑利锋的心脏也受损。如果持续下去,郑利锋的生命将出现危险。为此,郑利锋再次去往上海的大医院求治,医生的建议只有一条路——肾移植。

做移植手术至少需要50万元,这对于郑利锋家来说,无疑是天文数字。于是郑利锋在村委会领导、家人、朋友的建议下,抱着一丝希望在“轻松筹”平台上发起了募捐活动,一周不到,他汇集了三万多元善款。

然而,因为手术存在风险,能否根治也未有断论,而且资金还有巨大缺口。反复考虑后,郑利锋决定暂时放弃移植手术方案;而同时,他毅然决定,退还爱心善款,他说:我“发起这个‘轻松筹’就是为了手术,但是现在我不做了,理应还给大家。”

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三万元并不是小数目,但是郑利锋还是决绝地退还,他一再强调,退回善款并不是自己要消极、放弃生命。相反地,通过这次募捐,他看到有这么多人的关心、支持,他想要努力地活下去,他说:“此次有一千多人为我募捐,我非常感动,我看到了比金钱更伟大的东西。现在我不做手术,当然要退还,而透析,有大病医保,已经完全足够了。”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