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生吞钢丝欲逃避惩罚结果落空

摘要: 我整天沉迷在毒品的世界里,对妻子的苦苦相劝充耳不闻。最终妻子和我离了婚,孩子也随妻子离我而去。失去家庭之后,我开始自暴自弃。

讲述人:戒毒人员陈某

我是一名来自贵州贫困山区的戒毒学员,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来到苏州打工。经过几年打拼,我有了一点积蓄,并与一位家乡姑娘结婚生子。但幸福是那么短暂。我结交了吸毒的老乡,染上了吸食白粉的恶习。我整天沉迷在毒品的世界里,对妻子的苦苦相劝充耳不闻。最终妻子和我离了婚,孩子也随妻子离我而去。失去家庭之后,我开始自暴自弃。

没钱吸毒,我就开始以贩养吸。1997年我因贩毒被判刑三年六个月。释放后,我没颜面回老家,就和一些吸毒的老乡继续混在一起。2011年我因多次吸毒被强制隔离戒毒两年。出所后我曾想彻底戒断毒品,但毒友几次邀约,我忍不住又复吸了。2014年上半年,我怀着侥幸心理,用胶带包裹了三枚硬币及钢丝吞服了下去,希望被抓获后能逃脱惩罚,但我的希望落空了。2014年底,我复吸后又被抓。体内异物也伴随我度过了漫长的戒毒期。那时我发誓要吸取教训,再也不碰白粉。2016年,因表现较好,我提前数月出所。但时隔不久,我又经不住毒瘾攻心的诱惑。2017年6月,我复吸被抓后被送至苏州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当得知我体内的异物已存留2年多后,戒毒所领导和管教民警非常重视,为了帮助我能尽快让异物排出体外,想了许多的方法。比如饮食上专门给我增加了韭菜,豆芽等,还让我定期服用促排药物。平日里,主管民警每天一上班就来询问我的身体状况,疏导鼓励我,还常抽出时间陪我在操场上散步,跟我讲道理、讲毒品的危害。

几个月来,他们对我不厌其烦的关心和教育深深地触动了我。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我渐渐放弃了抵触的情绪,开始积极配合治疗。在戒毒所医生陪同下,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当他们告诉我体内异物长期留存可能导致消化道穿孔、肠梗阻等严重后果后,我思想负担很重。戒毒所周所长与我谈话,听我诉说自己的烦恼,给我解释政策,让我放弃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安下心来戒毒。这使我感到既威严,又温暖,但我还是无法下决心手术。

进入11月,我的肚子经常出现无规律的疼痛,有时还想呕吐,戒毒所医生再次带我至医院检查,医院讲不能再拖延了,时间越长越危险。我终于不再犹豫,签字同意做手术取出异物。11月22日,当我从麻醉中醒来,看到术中医生拍的照片里,硬币已锈蚀,滞留部位已出现溃烂。我有点后怕,如果没有戒毒所的关心和治疗,发生消化道穿孔后我该怎么办?

在此,我万分感谢戒毒所医务人员及民警,是你们的真诚和关怀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给了我戒除毒瘾重获新生的信心。如今我的身体逐渐恢复健康,回归到正常的戒毒康复状态中,千言万语难以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在接下来的戒毒生活中,我会用实际行动来回报你们对我的教育和帮助,安心戒毒,遵守所纪所规,绝不辜负你们的期望与付出,争取早日回归社会,成为一名遵纪守法的公民。

戒毒所顾医生手记

从事戒毒工作近二十年,经常会遇到戒毒人员患有严重疾病、传染性疾病,但故意不去治疗,或以吞食异物、自伤自残等方式企图逃避打击的事情。严重者甚至吞食长达15厘米的尖锐金属异物。收戒入所后,这些人抵触情绪重,往往不配合检查治疗,甚至想方设法继续自伤自残。部分人员更是直言不讳:吞食异物,就是为了继续吸毒。

在收戒入所前,戒毒所要对吸毒人员的身体进行检查,对患有危重疾病不符合收戒标准的,从保护患病者生命健康权益的角度不予收戒。这是法律温情的一面,如果某些人以为这是法律的空隙而沾沾自喜,那就大错特错了。

近年来,戒毒所加强特殊监区建设,坚持“应收尽收”,并按照“检查详细、发现及时、治疗有效、管控到位”的标准,积极开展病残吸毒人员收治工作。截至目前,戒毒所已相继收戒数十名HIV感染及吞食异物、自伤自残等重点病患,并联合办案单位手术夹取异物。

做为医生和警察,我们奉劝吸毒者,不要拿生命开玩笑!毒品本质上是极易成瘾的精神麻醉品,在毒品的作用下,疼痛、不适感会被掩盖,病情恶化而不自知。一旦发病,留给医生抢救的时间会很短,是对生命的不负责!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下载鲜城 获取更多攻略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