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全省首例!喝完酒没开车 苏州一男子被判危险驾驶罪

摘要: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能做到。然而苏州有一名男子没有开车,却因危险驾驶罪受到法律制裁,这是怎么一回事?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现在绝大多数人都能做到。然而苏州有一名男子没有开车,却因危险驾驶罪受到法律制裁,这是怎么一回事?

案件回顾

“砰”的一声,一辆小轿车撞上马路中间护栏。事发于2016年底的一个凌晨,交警赶到后,发现车上五人满身酒气,司机姜美丽血液中乙醇浓度为206mg/100ml,达到醉酒驾驶的标准,案件于7月4日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然而案件在审理过程中,检察官发现事实并没有那么简单,醉驾的背后还另有隐情。检察官通过抽丝剥茧式的审查最终将共犯绳之以法。

醉驾司机称不是自己主动要酒驾

“我们都喝了很多酒,他叫我开车送他们,还说如果我不送,他就不给我小费。”驾驶员姜美丽在一家KTV工作,她的这句话引起了承办人的注意。

“当时已经凌晨两点,我感觉自己还算清醒就答应他了。” 姜美丽对于自己酒后驾车的原因没有过多描述,对于自己酒后驾车的事实也供认不讳。

案件看似并不复杂,可承办人发现此案并非如此简单。姜美丽口中的“他”究竟又是谁?

当晚,车主杨亮与马某、杨某在吃夜宵时兴起喝了四五瓶黄酒,之后,杨亮开车带他们去附近的KTV唱歌,期间他们再次饮酒。正是他把车子交给姜美丽的。

自己饮酒驾车、在KTV大量饮酒后又将车子交予他人驾驶,自己却丝毫不受影响,这不符合情理。经过审查发现,姜美丽口的“他”正是车主杨亮。

车钥匙到底是车主给司机的

从杨亮、杨某、马某三人的言辞证据中,可以确定杨亮饮酒后驾车的行为,但鉴于其驾车到KTV后再次饮酒污染了初次驾车时的血样,公安机关没有及时对其抽取血样进行酒精含量鉴定,追责杨亮饮酒驾车构成危险驾驶罪证据不足。

那么,杨亮是否存在胁迫姜美丽酒后驾车的可能性?对此杨亮虽矢口否认,姜美丽受胁迫的供述也没有得到同车其他人员的印证。

案件撕开了一个口,但又似乎难以继续下去。

抽丝剥茧离不开细致入微的审查。承办人认为如果认定以下三点,就可以将杨亮定罪危险驾驶共犯:一是杨亮明知姜美丽大量饮酒;二是杨亮将钥匙交付给了姜美丽;三是杨亮是该车车主。其中第二点尤为重要。

杨亮是否知道姜美丽当晚喝了多少酒?通过仔细梳理证据发现,当晚包厢内有8人(不包括姜美丽),KTV服务员姜美丽从另一包厢过来时,称自己已经喝了一些啤酒,之后每人敬了一杯啤酒,连续敬酒两轮,共喝了16杯。按照饭店常用酒杯的大小,一瓶啤酒可以分装4杯,即姜美丽仅敬酒就喝了4瓶啤酒,这些可以证实杨亮明知姜美丽大量饮酒。

是不是杨亮亲手将车钥匙交给姜美丽?起初,杨亮只承认把车钥匙交给了马某,是马某把钥匙交给了姜美丽。在反复核实马某、姜美丽的言辞证据时发现,确实是杨亮把钥匙直接递给了姜美丽,理由是他认为姜美丽喝的最少,理应开车送他们。

他们的供述印证了杨亮在明知姜美丽饮酒后仍将车钥匙交给其驾驶的事实。

教唆他人酒驾也构罪

“如果仅仅是明知他人醉酒而提供车辆,则追诉的必要性不大,但要求对方在醉酒状态下离开工作场合进行酒后驾车的,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就明显提高了。”苏州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王勇解释说。

确定了上述几点,从共犯角度来追诉杨亮危险驾驶罪是可行的。鉴于在此类案件省内暂无先例可循,追诉未亲自驾车的车主需要更为完善的论证。

案件经过多次汇报和充分研讨,最终从教唆犯角度论证了杨亮共同犯罪的依据。杨亮明知姜美丽饮酒而将自己的车钥匙交给姜美丽驾驶,要求其送他们回单位。根据刑法第29条的规定,教唆他人犯罪的,应当按照他在共同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处罚,杨亮可认定为唆使他人产生酒驾犯罪的意向并实施醉驾行为的教唆犯罪行为。

于是,公诉部门发出《补充移送起诉通知书》,要求公安机关补充起诉车主杨亮。日前,由虎丘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姜美丽、杨亮危险驾驶共同犯罪案最终宣判,二人分别判处拘役一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