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许十明:中国画创新的苏州画坛第一人

新华日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时光久远且事关特殊年代,许十明的经历或有扑朔迷离之惑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许十明或许是被历史风尘渐渐湮埋的画家,好在岁月有时候也会唤醒沉睡的记忆,纵使有短暂的忘却,终究还是会散发出它无法被掩盖的光芒。从某种意义上,许十明是比较担当得起“笔墨当随时代”的一个画家,在当代历史语境中,“笔墨当随时代”无疑是家喻户晓人人皆知的一个宣扬艺术创新的口号。在20世纪下半叶中期,许十明的中国画创作别具一格别具风采,其笔墨图式题材内容的创新,有相当的独到之处,令人叹为观止。

时光久远且事关特殊年代,许十明的经历或有扑朔迷离之惑也有可圈可点之处。

许十明(1911—1998)出生于苏州城内平江路胡相思巷一个普通百姓家庭,少年时,即喜欢画画,正儿八经的学画是1926年进苏州顾仲华国画学社学习中国画,后又考取了上海新华艺专学习。毕业后,先后在苏州、上海学校任教,期间结识了漫画家叶浅予,对漫画艺术产生浓厚兴趣。抗日战争爆发后,举日为艰,许十明以笔做刀、以漫画为武器,在《上海漫画》《漫画界》《申报》等发表了几十幅抗日漫画,成为我国早期颇具声誉的漫画家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许十明先后在上海华东建筑工程公司、江湾建筑技术学校任职,回到苏州以后,在一个建筑工程公司任职。而他绘画创作则始终坚持,笔耕不掇。曾任苏州美协主席和苏州国画院院长的孙君良年轻时因为同事和同行介绍说许十明是苏州最好的画家而很早与之结识,为其渊博的知识和惊人的记忆力所深深折服,也为其交谈中对历史典故、轶闻野史、巧对趣联甚至民间行业行话的切口无不稔熟且贯穿始终的幽默感而常常忍俊不禁。

1956年,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刊《美术》杂志5月号发表了许十明的中国画《江南的春天》:桃花林下刺绣的江南农村妇女和拎着菜叶喂鸡的小女孩,形象生动,富有情趣,境界深远,而且构图奇妙,引起了美术界的强烈反响与剧烈争论。那是个令人记忆犹新的敏感年份,就是连鸡零狗碎牛溲马勃鸡毛蒜皮这类薄物细故细枝末节都被无限上纲上线,而且是屡见不鲜司空见惯的岌岌可危,事实上登载的来信批评中口吻已经临近底线,画中无论构图色彩笔墨还是形象比例姿态都被拿来以政治教育思想观点一一细说,即使今天读来还让人一身冷汗提心吊胆惊心动魄,好在是非自有公论,几个月之后《美术》杂志编辑部总结争议一语定音,此作被誉为歌颂江南农村欣欣向荣幸福生活的好作品。

1958年,许十明调入苏州工艺美术专科学校任教,从此获得一个良好的绘画创作环境。中国画《水乡》入选中华人民共和国近代中国画展,和齐白石、徐悲鸿等大师的作品一起赴欧洲展出,作品刊登在《人民日报》上,诗人邓拓曾为之赋诗赞叹。50年代末,许十明还应中国历史博物馆和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之邀,赴京三个月创作巨幅历史画和军史画。无论政治层面还是艺术水准,这应该说是对他的双重肯定。

而后1960年,49岁的许十明出席了全国文教群英会,获江苏省人民委员会颁发的“教育和文化、卫生、教育等方面社会主义建设先进工作者称号”奖状。1962年,作品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纪念毛泽东同志《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发表20周年全国美术展览会”。

行万里路是一种理论,作为一个画家不在于走了多少地方,而在于目击心传,在于对大自然的感悟而形成自己的胸中丘壑。许十明没有去过的很多地方,1963年,他参加了文化局组织谢孝思先生带队为时一个来月的浙江之行,游历了绍兴、金华、新安江水库、淳安新城、温州雁荡山等地,画了不少写生。这是许十明艺术人生的一个转折,冥冥之中好像是个分水岭,之后的许十明就以山水画为主了。

1963年,与吴䍩木一起为苏州火车站候车厅创作江南四季巨幅山水画,吴䍩木创作的是《虎丘春晓》《天平秋艳》2幅。许十明创作的是《太湖夏熟》《灵岩冬雪》2幅,独特的构图和精彩的用笔表现,令人印象深刻,称赞不绝。

1973年,与吴䍩木、孙君良等在狮子林指柏轩作画,绘制《拙政园全景图》,据说许十明竟然是默画而成,后被做成漆雕屏风,陈列在拙政园兰雪堂,也是将拙政园“以水见长、庭院错乱、花木成林”的个性和江南园林特有的风致描绘得精彩绝伦。

这同样表明了他的山水造诣也十分了得。

1973年,年逾花甲的许十明被诊断出患有帕金森氏病又称震颤麻痹,即使执笔作画异常困难,他仍坚持了对创作的热情,对艺术的执着,以常人难以想象的坚强毅力,日复一日地坚持作画,完成了不少艺术水准颇高的佳作。1977年苏州市文化局成立苏州文化创作室,他受聘请。1978年,苏州国画院恢复成立,他被调入。1988年,许十明以77岁高龄出席了他的学生们自发组织为他举办的“祝贺许十明老师从事艺术活动六十周年暨艺术教育三十周年”纪念活动。

从清末民初到解放前夕,苏州画坛基本是明清“四家”、“四王”成就的中国画巅峰的流风余绪波及甚深无以自拔,多以临仿为能事。解放后,中国画要创新,很多老画家们无所适从,或以传统山水中插几面红旗或电线杆来装模作样创新,或以描绘祖国大好河山为名,“黄(山)三(峡)桂(林)”的移花接木,新瓶仍旧装了旧酒,并无实质的改变。而许十明则尝试表现江南水乡、太湖风光、人物形象等,无论于题材内容和表现手法都已超越了时代。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到七十年代,是许十明在中国画艺术领域大胆探索和开拓创新的重要时期。他没有停留在过去擅长的仕女、花卉、年画以及漫画的创作上沾沾自喜,而是与时俱进,在立足于中国画笔墨传统基础上,用崭新的艺术思维和艺术视野,别开生面地创造出具有现代气息和精神风貌的新型中国画。早期苏州画坛广为人知是他的人物画,创新在形象和图式。他所画大都是小人物大布景,多有生动的点景人物,山水和人物情景交融。而后他的山水画风“江南水乡”则备受好评,创新在表现与风格。他热衷于描绘太湖山村,渔港、果林、荷塘、舟桥、村舍,笔下呈现出旷邈幽深,拙朴神奇的景象,逐渐形成独树一帜的“江南水乡”画风。苏州画坛曾有红张晋、紫䍩木和绿十明之说,张晋擅画天平红枫,吴䍩木敢用常人不敢用之紫色,而许十明则用大片汁绿表现太湖风光,这在当时是一般山水的另类,是对前人的一种创造和突破。他是以拙朴厚重而干湿互用的中锋用笔来表现江南山脉,以繁枝密点来表现江南山林之葱郁苍翠,一片苍茫又层次分明,在一片氤氲中又透露出天光水色,而点缀山林之间的远浦归帆,巷门、桥埠等皆十分精彩,这些作品用墨都比较重,与之前的绿十明有了很大的变化。有画家比较曾任中国美协主席的李可染的山水画厚重光亮,古朴拙壮,装饰趣味很浓,和许十明的山水画宁静清秀,拙中见巧,巧中见憨有时极为类似,有异曲同工之妙。艺术就象一座金字塔,人们往往只关注塔尖,而常常遗忘了构建了艺术宝塔坚固的地基。而若假以平台,许十明的艺术应该绝不逊于任何一位名家。

过去中国画里是没有过水乡景色的,他的尝试是发前人所未发;同样,他的园林也摆脱了前人格局,自出机杼。这让他的绘画形成了具有鲜明个性魅力的特征和风格。所以,综上所述,从中国画创新的角度论,许十明当之无愧堪称苏州画坛第一人,他几乎是凭自己一己之力单枪匹马单打独斗地创新创作奠定了自己的地位。他的学生著名画家余克危称其:“开天辟地的创新精神,是中国画的一代宗师,实实在在的领军人物。许老师短短而精彩的二十多年创作的作品却是划时代的开启了中国画的先河。他所创造的‘水乡’,光彩夺目,着着实实影响了一代人。”历史是一条“存在的巨链”,不应该缺失其中的任何一个环节。许十明的艺术成就,终究穿透岁月的尘沙,散发其应有的熠熠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