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苏州 资讯

4年前 苏州推出的“喘息服务”现状如何?

扬子晚报

关注

确定不再关注此人吗

摘要: 当天,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跟着景城社区居委会的四个工作人员以及两个志愿者一起来到景城小区68岁的帮扶对象——吕女士家。

定期委派护工去长期患病的老人家里帮忙,让病人的家人能有“暂时休假”的机会。2014年3月3日,扬子晚报以《长期照料患病家人,照料人也疲累 苏州一社区为他们送去“喘息服务”》为题,对苏州工业园区景城社区推出的“喘息服务”进行了报道。

四年时间过去了,苏州工业园区景城社区推出的这一“喘息服务”,现状到底如何?近日,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再次来到景城社区进行了回访。

七旬老人照顾老伴三十年,喘息服务让老人露出笑容

当天,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跟着景城社区居委会的四个工作人员以及两个志愿者一起来到景城小区68岁的帮扶对象——吕女士家。这次来的志愿者,一个苏州市立医院东区的全科医学科医生,还有一个在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工作,他们这次来上门,主要是为“喘息服务”的对象,提供上门的健康检查。

吕女士告诉扬子晚报、扬眼记者,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她身体就不好了。后来,因为膝盖和踝关节都开了刀,她就变得没法正常走路了,几乎没有自理能力,生活完全都依靠丈夫颜先生。“女儿有自己的工作要忙,现在就我老伴照顾我,我下午都不敢喝水的,因为晚上起夜都要叫醒他,抱我上厕所,实在是不忍心。”

据了解,颜先生今年已经76岁,自己还有高血压,身体也越来越不好。“照料她不仅要花很大力气,而且心理压力特别大。成天害怕因为自己的疏忽,没有把她照顾好。”颜先生表示,他照顾吕女士已经近三十年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担心受怕,压力可想而知。

景城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黄冰沁告诉扬子晚报、扬眼记者,她们在工作的日常走访中确实发现,很多照料人因为常年累月照料病患家属,心身相当疲累,特别是心理上,相当糟糕。

也正是发现了这一点,近年来,在提供的“喘息服务”中,景城社区居委会越来越多地安排心理医生,走进帮扶对象家里,为他们进行心理疏导,排解心里的苦闷。

颜先生坦言,来了心理医生之后,效果确实比以前更好。医生会和吕女士聊天,帮着她开导病情。“我感觉她的精神状态好多了,人变开朗了,心理医生也和我聊过,我心理的压力也变小了,看到老伴精神好了,我就更开心了。”

在吕女士家,扬子晚报、扬眼记者看到,在医生为吕女士测量血压的时候,颜先生还和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唠家常。在现场,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能够明显感受到颜先生的精神状态不错,也非常欢迎居委会一行人的到来。

政府“买单”,给患者及家属的身体和心理“放个假”

目前就职于苏州工业园区东沙湖社工委的覃小珊是“喘息服务”的创始人。2013年,她在景城社区担任党支部书记兼居委会主任。拥有国家心理咨询师二级证书的她,一直对人的心理问题有着极大的关注。

据覃小珊回忆,景城社区最开始发起“喘息服务”的时间是2013年。那时候,社区在关注一位百岁老人的时候发现,照料老人的小女儿其实也很需要照顾。“很多人总会自然而然地去关心病人,却忘了关注照顾病人的照料者。他们常年照顾病人家属,非常地疲累,所以当时我们就想给这个照料人送去喘息服务,让她能够轻松点。”

据覃小珊介绍,那时候,那个百岁老人的女儿也已经72岁了,以前她喜欢听音乐、看书,后来因为长期照料母亲,自己的爱好都没有了。这个女儿之前每次见到覃小珊,总是会向她诉苦。而在社区为她提供“喘息服务”后,这个女儿见到覃小珊时总是兴高采烈,也总算有时间可以看看书了。

李蓉蓉是现任的景城社区党支部书记兼居委会主任。她告诉扬子晚报、扬眼记者,最开始的“喘息服务”主要是为生活不能自理的人群提供理发、测量血压,甚至是医生上门体检等便民服务,也会帮助做些家务,在固定的时间段替病人家属完全照顾病人,通过这样的服务能够解放照料人的双手。

不过,随着“喘息服务”的开展,她们渐渐发现,相对于解放病人家属的双手,“病人家属的心理其实更需要解放”。所以“喘息服务”也随之升级成不仅替照料人照顾病人,更要让照料人的心理得到“喘息”。

据李蓉蓉介绍,她们现在是将喘息服务进行项目化的运作,就是采取政府采购的方式,向有关社会组织购买专业的各种社会化服务。例如2014年,随着“喘息服务”的不断发展,景城社区对接了一家社会服务组织——“怡康暮年关怀服务中心”,让更专业的护工为需要帮助的人群提供专业护理。2018年,景城社区则选择了与“元圆健康促进服务中心”这一社会组织服务,联手把专业的医生请进社区。今年上半年,她们就曾把苏大附一院的医生来到社区,为病人及其家属做全身检查。

据李蓉蓉介绍,景城社区有常住人口4682人,其中11位残疾人需要帮扶。在这11位残疾人中,大部分都是残疾老人,也有一个脑瘫小孩,还有一对双胞胎小孩是弱视。“现在我们的‘喘息服务’,主要就是对这11个人,提供不同程度的帮扶服务。”

家有病孩,不容易!

爸爸白天全程陪护,只能晚上出去开滴滴补贴家用

在采访中,扬子晚报、扬眼记者了解到,社区提供的“喘息服务”确实对这些帮扶家庭产生积极的作用,很多病人和病人家属疲惫不堪的心身状态得到了有效缓解。“特别是对那些病患为老人的家庭,喘息服务的效果非常明显。”

据覃小珊介绍,目前“喘息服务”的服务对象主要是老人,孩子很少。这主要是因为老人患大病的几率大,而孩子患大病的几率小。但一旦孩子患上大病,这个家庭面对的困难和压力,可能往往更大。特别是那些家庭经济条件一般的家庭,往往容易陷入困境。

覃小珊告诉扬子晚报、扬眼记者,今年她在某社区做社工督导时,曾碰到一个有自闭症小孩的家庭。这个小男孩今年11岁了,患有自闭症,没法像正常小孩一样学习、生活。“这个小孩特别多动,只要有块空地就会翻啊、爬啊,妈妈和奶奶根本管不住,只有爸爸能吓住他。”

覃小珊告诉扬子晚报、扬眼记者,这个家庭只有小孩爸爸是主要劳动力。后来,小孩被送到特殊教育学校,但老师也管不住他,上课的时候,也必须爸爸全程看护,只有小孩睡着了,爸爸才出去开滴滴赚点钱,而小孩妈妈平时打一份零工,小男孩还有一个弟弟,家里经济条件不容乐观。

“一杯水拿着不重,一直拿着就很重很重。这位爸爸真的很疲倦,所以我们也想和他对接一下,看能不能帮到他。”但事与愿违,这样的帮助却一直因为种种原因没法落实。

“我们曾准备定期帮助这位爸爸照料小男孩几个小时,好让他能够休息一下,也释放下他一直高度紧张的神经。不过,小男孩的爸爸考虑到把男孩送到我们社区这里来,也要配合我们的时间,然后还要接回去,中间其实挺难协调的。”

家境一般,压力大!

病孩家庭易走极端,往往更需“喘息服务”

覃小珊说,现在家里有不能自理的小孩的家庭已经不是个例了,光是她就碰到的两个社区,就各有一个自闭症的小孩。

“对于这种有自闭症小孩的家庭来说,其实承担的压力比家里有不能自理的老人要大得多,因为照顾小孩几乎就是从小孩出生一直自己老去,可能大半辈子都耗在了照料小孩身上,根本就没有喘息的机会,而且家里劳动力没法工作,也往往会造成整个家庭因病致贫,根本没法过正常日子,甚至可能会走上极端,发生类似于把孩子溺亡的事件。”覃小珊如是说。

对于这些家庭来说,“喘息服务”非常有必要。目前,她们正在进行这个方面的探索和努力,也取得了一些效果。“这些家庭在得到我们的‘喘息服务’后,家长的压力确实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

在采访中,扬子晚报、扬眼记者了解到,其实在景城社区就有一对双胞胎小男孩,两个孩子都是弱视,几乎是失明的状态。当扬子晚报、扬眼记者问及这个家庭的现状时,李蓉蓉说,其实这个小孩家是做生意的,家里挺宽裕的,现在家里的生活也挺正常的,孩子的母亲全职在家带孩子。“这个家庭并没有因为孩子生病,而日子过不下去。”

分享文章到:

相关新闻

推荐阅读

加载中...